冲田家

【宇龙/RPS】关于杂志拍摄的无意义妄想

*我要把OOC OOC OOC和渣文笔写在最前面
*不上升真人圈地自萌不接受思想教育
*我流宇龙一些没头没尾的脑内妄想
*好了其实bygg脑内的那些妄想其实是我的妄想 我是痴汉 我检讨
*能接受的请往下拉












两人各自从化妆间出来时白宇看着对方愣了,他知道今天要和他龙哥拍杂志,但是没想到杂志方会给两人挑了一黑一白两套放出去肯定会被各位优秀的宇龙女孩嗷嗷大叫着像是情侣装一样的西装。

白宇那好一段时间没见过朱一龙的小心脏不可抑制的扑通扑通跳起来,仿佛有种暗搓搓里完了一点难以启齿的小小心思的隐秘的快感在他的血管里随着血液刷遍他的全身,让他攥紧了拳头抑制住他跟着心跳微微颤抖起来的指尖。他亲亲热热的和他龙哥打招呼,把手搭在他肩上推着朱一龙往拍摄的地方走,然后在朱一龙身后半步的地方用一种炽热又抑制着无限翻涌情绪的眼神一寸一寸细细扫过身前的人。

看他换装之后因为有点不好意思和紧张也微微染上了点粉红的耳廓,看他扎起来的略带了点凌乱的小揪揪,看他低垂着的浓密睫毛,看他淡樱色的柔软嘴唇。白宇的眼神又扫过今天杂志的这套服装,看他扣好了最上一颗扣子的白色衬衫和喉结下方的黑色领结,看他西服下勾勒出的纤细腰身和细长双腿,看他因为走路而若隐若现的皮鞋上的细细脚踝,和他袖扣下骨节分明的透着青色血管的手腕。白宇在无人注意的角落咽下一口气,顺便把那些不能告人的小心思和情绪掩盖在专业的工作面孔下。

他的自制力在今天的工作中得到了过于良好的训练。

两人合拍时朱一龙被解下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锁骨中间亮晶晶的字母项链晃得他莫名的有点眩晕。因为局促的摄影棚和灯光导致西装下两人都热的不行,白宇晕乎乎的看着朱一龙发丝间的一滴汗,流过他小巧的脸颊又淌过修长的脖颈,翻山越岭的扫过突出的锁骨然后钻进服服帖帖的衣领间。白宇觉得自己可能因为某种神秘力量而和这颗水珠融合在了一起,仿佛高空失重的下坠感让他紧张得肾上腺素飙升,他甚至不可抑制的在脑海内出现一些让他非常有罪恶感的画面,比如这滴汗滴非常坚毅地,又慢慢悠悠地经过衬衫下对方纤细但有弹性的腰身,挺翘的臀部和令人心动的小腿曲线,最终化为西服下一个小小的汗渍,像是脚踝处开出的一朵透明小花。

白宇突然记起来那些偶尔的梦境中出现的相似情形,而现在梦里那个模糊的身影醍醐灌顶似的有了清晰的对象。

当白宇浑浑噩噩的抬头对上朱一龙的眼神时,他觉得刚才的都不过是元宵晚会上放着玩的烟花。朱一龙慵懒又带着些许勾人的眼神仿佛在他脑子里投下了个当量大概有五千万吨的氢弹,吹灰不费的把他的一切理智炸得稀巴烂还慢慢悠悠的升起个遮天蔽日的蘑菇云的那种。他不知道哪里来的仅存的理智顽强的挣扎着,在一片废墟中拼尽全力钻出一点点头来,制止了他捉住朱一龙的肩膀朝他大吼大叫的冲动。要吼些什么呢?或许对方对自己无意中勾了谁的魂都毫不知情。

拍单人的时候白宇懵懵懂懂的跟着工作人员走,又迷迷糊糊的被带上了刚从龙哥脖子上摘下来的字母项链。他的理智仿佛被这带着对方微凉体温的项链刺激得回来了点,又仿佛被拉下了轰炸完之后露出的深深地壳,那里岩浆横流,咕噜咕噜的冒着泡。他表面上还是非常冷静的专业的完成着摄影师要求的动作和神态,但是觉得自己脖子上带着的分明是个小小的太阳,印下了烙印,然后继续升温升温,直至融化了自己。白宇甚至迷迷糊糊的想到些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的一些比如体温失调之类的名词来。

摄影师喊了声好,走过来和他握手说着些拍得很好感谢合作之类的客套话,白宇带着训练有素的微笑商业互夸了一番,皆大欢喜的下了班。

白宇出了摄影棚后无视了助理喊他卸妆换衣服的声音,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就跑去敲朱一龙休息室的门。他沉重的呼气吸气,脑子却又一片空白。

休息室里只有比他快一点卸了妆的朱一龙,开了门就看见红着脸仿佛要把自己盯出一个洞来的小澜孩。两人相对无言了一会,最后朱一龙环顾了一下四周把人先拉进了休息室关上门。

白宇依然是不屈不挠的盯着回到椅子上乖乖坐好一副洗耳恭听样子的朱一龙,又觉得自己大概是大脑的某些区域受损了以至于说不出一句话来。

然后朱一龙很轻很轻的叹了一口气,微微上挑着一双桃花眼招手让他过来,白宇最最最讨厌朱一龙用这种角度看别人,以至于每次他都想在镜头前公然出手捂着朱一龙的眼睛。

白宇机械的走过去站定在朱一龙面前,猝不及防的被对方一个伸手扯着领口被迫弯下了腰。白宇还没站定,就感觉到自己的唇上非常非常轻的掠过了一片温软,像是春天的柳絮飘落在消融的雪水上。

那一瞬间白宇觉得自己仿佛经过了一百四十五亿年的漫长时光,他看到宇宙的初始爆炸时的耀眼光芒,看到宇宙尘埃旋转积聚成一个个星系星球,看到地球上狂风骤雨火山爆发,看到第一个细胞颤颤巍巍的分裂出第二个它来,看到树木抽芽鲜花盛放,看到兔子蹦跳和泉水泠泠,最后他低头,清晰无比的看到面前人颤抖的睫毛高挺小巧的鼻梁和泛红的耳尖。白宇舒了非常长的一口气,像是舒出了前面一百多亿年的一声长叹。

一直持续着的失重感消失了,他仿佛一个安全降落回地球上的宇航员,对身边的一切重新拥有了实感,脚踏实地热泪盈眶。

————————————————————————
看完花絮的我表演反复爆炸
两位神仙的eye f××k能不要这么明显吗(扑通跪下)
张力太强了我晕厥
好了你们喜欢就好不用管我(跪)

评论(15)

热度(208)